第1章 幽暗中的祭祀

  一个幽暗的古堡之内,无数人身着黑色斗篷双手交叉,围绕着正中间的巨型十字架口中念念有词。四周被一股黑暗的力量覆盖着,极度冰寒,但却没有一个人因此颤抖。甚至他们的呼吸中都没有一丝的水气。冰冷惨白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感情。

  “尊敬的三代吸血鬼,瑟泰特氏族族长‘血腥玛丽’大人,我们在此祈求你的眷顾,从沉睡中苏醒过来,用你强大的力量让这个世界震撼。让那些与人类结盟的叛徒得到应有的惩罚。为此,我作为4代吸血鬼,瑟泰特氏族长老,由你亲自教导出来的门徒,潘德拉贡将为你献上‘贤者之石’与100人的祭品,以庆祝你的重生。”

  潘德拉贡拿出一个小小的木盒,经过繁琐的解密之后,从里面拿出了一颗蛋鸡大小的鲜红宝石。潘德拉贡双手捧着这颗红宝石,穿过一个巨大的魔法阵,走到了大厅正中间的巨型十字架下,将红宝石放在手心,祈求着血腥玛丽的接受。

  与此同时,有一群穿着黑色斗篷的人将一百个赤身露体的人赶进了大厅,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手脚都带着锁链,在如此冰冷的环境里被冻得瑟瑟发抖。呼吸中带着白色的水气。他们是人类,只有人类才会有如此的反应。而那些穿着黑色斗篷的人他们曾经是人类,但现在他们只是血族的一份子而已,他们都是瑟泰特氏族的成员。

  潘德拉贡手里的红宝石慢慢上升,已经脱离了引力的控制,慢慢往上漂浮,最后停在了巨型十字架的正中央。紧接着,这颗红宝石就像是一颗即将破壳的蛋,慢慢龟裂。裂痕慢慢扩大,一点点被剥落下来。脱掉外层的晶片,里面是一些血红色的液体,在空中悬浮着,蠕动着。

  这些血红色的液体慢慢往巨刑十字架的方向移动,潘德拉贡兴奋的叫道:“族长接受了,族长接受了。我们瑟泰特氏族即将会苏醒一只三代吸血鬼,大家准备举行仪式。”

  在场所有的瑟泰特氏f族人立刻用他们尖利的牙齿咬破了右手动脉,将自己的血滴入十字架下面的巨型魔法阵。魔法阵一点一点泛出鲜红色的血光,这个古老的大堂有如被注入了死亡一般的生机,变得越来越诡异,越来越阴冷。

  ‘呯~~’大堂高层的玻璃忽然破碎,所有人抬头一看,血红色的月光之下,一个人影将提着一把血红色巨大镰刀月光分成了两半。吸血鬼的眼睛可以在夜晚看清一切事物,这是一个人类,可以清楚的看见他的心跳声音,可以清楚的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那股香甜的味道。可以看见那赤红色心脏的跳动,心脏他身上血液流动的痕迹。

  “大胆的人类竟然敢打扰我们神圣的仪式,干掉他。”

  一只吸血鬼根本没有多想,直接身形不动直接飞到了人影的面前,诡异的冲着人影笑着,露出他尖利的牙齿和锋利的爪子。只见一道红色的闪光,紧接着人影抓住这只吸血鬼脑袋,他的身体好像失去了一切的动力重重的摔下了地。因为这一刀的速度太快,牺牲的吸血鬼几乎没有任何感觉。

  那把巨大的血红色镰刀在月光之下显得更加妖艳,似有呼吸一般一张一缩,似有血液一样前后蠕动。落下地的尸体没有一丝血液,就像是被抽干了一样。就连提在人影手上的那个脑袋也完全没有一滴血从高处落下。血红镰刀的刀身有如冒出来无数条细小的血管,但却在离开对方身体的时候又缩了回去。

  所有的吸血鬼都傻了,他们不相信一个人类竟然可以一刀就砍死一只吸血鬼,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人类是脆弱的,无用的,他们只是食物而已。一只吸血鬼的战斗力至少需要十个受过训练的人类才有能力杀得了他,而且还是在以众敌寡的情况之下。这不是一个人类,绝对不可能。

  潘德拉贡吃惊的盯着那把血红色的巨型镰刀,忽然瞳孔一缩:“‘康斯坦丁’?驱驱一个人类竟然敢使用血族的圣器。”

  “我来晚了吗?”人影往下看了看,巨型十字架正中央悬浮着的一团血液还在慢慢的向十字架靠近,不过速度非常慢。

  人影笑了笑:“太好了,如果再晚一些的话那只怪物就复活了。”

  人影直接向巨型十字架冲去,从十字架的顶端开始,提着‘康斯坦丁’一路往下砍。刚砍到正中间,忽然一只干尸一般的手伸出来抓住了‘康斯坦丁’的刀头。紧接着整个十字架瞬间粉碎,一具干尸腾空而立,提着把那血色镰刀。另一个人类努力的往下砍,但却毫无健树。

  干尸慢慢的睁开眼睛,仔细的看了看这把血色镰刀。忽然愤怒的盯着对面的人类,短短的头发,瘦长的脸,穿着类似牧师的衣服。他是人类,他绝对是一人类,作为一个三代吸血鬼而言,无论自己有多虚弱,也不可能认不出对面的是一个人类。

  露在外面的两颗獠牙大张着,赤红的眼睛几乎可以说出她的愤怒。但已经彻底风干的喉咙却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

  干尸立刻张嘴,将‘贤者之石’吸进自己的肚子,紧接着整个身体都得到了力量,身体一点点开始变得丰满起来,但速度很慢,不过现在已经可以说话了。

  “‘康斯坦丁’?你是犹大吗?告诉我,你是如何变回一个人类的?”

  “我天生就是人类。”

  忽然一脚往干尸的脸上踢去,紧接着另一只脚也上前来,加住干尸的脖子用力的拧。就听见像是枯木被折断的声音似的,干尸的脑袋直接被转到了背后。人类立刻用力踢了干尸的胸口,提着自己的‘康斯坦丁’向后翻身,随后平衡落地。

  潘德拉贡吃惊的盯着这一幕,看着干尸无力的落地,就像一团塑料似的。潘德拉贡伸着双手向干尸冲过去,大叫着:“族长,族长你没事吧。”

  潘德拉贡抱起血腥玛丽的尸体,也不知道这应该算是正面还是反面,立刻将自己还在流着血的手腕递到了血腥玛丽的嘴边,希望她吸吮。

  “干掉他,他手里有‘康斯坦丁’所有人一起上。”

  〖 〗百度搜索“37zw”访问